中醫臨床

中醫治療婦人出血常用八法治療

本文所屬類別:[中醫婦科]來源:古方中醫網 發布時間:2014-09-24 【字體:

《素問》曰:“陰虛陽搏,謂之崩。”《濟陰綱目》也云:“氣血,人身之陰陽也。陽主升,陰主降,循經而行,無崩漏之意,若陽有余,則升者勝,血從上竅而出,陽不足,則降者勝,血從下竅而出。”臨床血下崩漏之癥,多是氣血、陰陽、寒熱失調所致,其來勢急,危害也大,屬婦科危急癥。故臨癥之時,必須慎察癥候,選方用藥也當穩而準。中醫治療婦人出血,常用以下八法治療,療效可靠。

養心扶脾

治療崩漏有塞流、澄源、復舊三則,然“心生血”,故當養心以固本,復舊亦是一大重要法則。臨床上常見心虛崩漏,其多因“憂愁思慮則傷心”,母病及子,致脾不統血,而成崩漏,所以立歸脾湯方,其甘溫養營,心脾皆治,為臨癥所常用。

若失血過多,心血皆虛,當以養心為先,常用養心藥,如桂圓肉、茯神,柏子仁、遠志等品。臨床也有以脾虛為主癥者,其癥見體倦無力,下血不止,方以扶脾為治,使脾旺則血統,經歸而血止。況脾為后天之本,生血之源,且“沖脈隸屬于陽明”,脾與胃相表里,扶脾與胃,可使沖任血海得以蔭益。故出血宜扶脾,以資生血之源,常用藥物如大棗、芡實、山藥、白術等。

和肝固沖

“肝藏血”肝虛下血常伴昡暈,脈見弦細者,治當養肝血,藥用枸杞子、山茱萸等。若郁怒傷肝,則肝氣不舒,甚則木郁克土,致脾不統血,癥見下血又兼肋痛,少腹脹痛,則常以丹枝逍遙散治之。或加以玫瑰花、生牡蠣以增強療效。

沖為血海,經產房勞損傷及沖脈,沖任不固,每多下血,故張錫純立方,名之安沖湯,常用藥如山茱萸、枸杞子、菟絲子、熟地、金櫻子等品。

益氣升提

下血而兼氣少脈弱者,氣虛下陷也,以養血方內加黨參、黃芪。氣為血海,氣升則血升,補氣升陷,氣虛血下量多者,用獨參湯,以高麗人參9~30克水煎頓服,以取其“有形之血不能速生,無形之氣所當急固。”臨床也常用補中益氣湯加減,益氣升提,則崩漏可愈。

炭止膠固

血紅炭黑,古人說:“紅見黑則止”取“水來克火之意”,起塞流作用。凡血下多者均可使用。臨床上不同的癥候,選用不同的炭類。如血熱經多用地榆炭、虛寒經多加炮姜炭;腹痛有瘀加山楂炭、腹痛虛瘀加當歸炭;伴眩暈者加菊花炭,引血歸經加芥穗炭。

血崩漏下,治宜補陰使陰血得守,膠類藥物多屬血肉有情之品,最補陰血。如溫經湯、膠艾湯等均用阿膠,《藥性賦》也云:“鹿角膠主血崩,更補虛贏勞絕。”故下血之癥常以加膠類而收效。

溫經止血

經崩而寒者,癥見口淡作嘔,惡寒肢冷,舌潤脈遲等,常用藥如艾葉炭、炮姜炭,盡量“不用附子干姜”,恐助陽過劑而傷陰,若兼有腹痛者加砂仁。經崩寒甚者用四神湯,即破故紙、吳茱萸、肉豆蔻、五味子,此方雖治腎陽虛之五更瀉,但臨床對陽虛之崩下也有良好療效。

涼血止血

對于下血而面紅、唇紫、心煩口苦、咽干舌降、身熱便秘、赤脈數等血熱癥,藥如生地、旱蓮草、側柏葉等,或如固經丸用黃柏以堅陰。李時珍曰:“熱傷陰絡下流紅。”《傅青主女科》也云:“熱則新血崩流。”故立涼血法。

臨床使用涼血法,應適可而止,不可過用。因往往長期或大量出血,熱隨血去,多由實變虛,寒涼過劑反傷脾胃。臨床上崩漏癥,虛熱癥多于實熱癥,故治療上可清熱于養陰之中。

酸澀收斂

酸味藥具有收斂固澀作用,經血多者可加酸味之藥,以收之。常用五味子、山茱萸、石榴皮。因崩漏日久,體必見虛,常在補血養血之時,必加收斂固澀之品。如龍骨、牡蠣、赤石脂、鹿角霜、海螵蛸等。

祛瘀止血

適用于少腹結痛,所下血塊,大小產后,跌仆外傷,因瘀血所致者,瘀血不去則新血難安。常用方劑如失笑散、四物湯、生化湯,或以云南白藥等。

臨床上崩漏屬純瘀者少見,多有兼癥,臨癥時常以攻補兼施。當歸、川芎活血有祛瘀作用,古人有“當歸祛瘀良”之說,故出血期間,非有瘀癥不用當歸為好。川芎血中氣藥,善走竄,且走而不守,可使血動妄行,故崩漏之癥也屬慎用之。

上述八法,臨癥每多兼合,或因階段而異,不宜孤立使用,必須審因辨證,以定大法。故云:“治病有一定之法,而無一定之方。”此之謂也。

【求醫問藥】


彩专家时时彩人工计划 东丽区| 察隅县| 洪江市| 时尚| 仪征市| 桐城市| 连城县| 安泽县| 云霄县| 韩城市| 运城市| 增城市| 游戏| 溧阳市| 荣昌县| 军事| 江城| 西平县| 曲麻莱县| 蚌埠市| 奉化市| 安平县| 娱乐| 广德县| 塘沽区| 阜平县| 开封市| 德清县| 固原市| 舞阳县| 长白| 天气| 榆中县| 仙居县| 浙江省| 博白县| 永仁县| 安陆市|